Thursday, March 3, 2011

思い(10年前の自分へ)

ねぇ,幸せだろう?
10年前のアタシ。

今天,打着report的同时,不经意地看了看窗外。
11点多吧。
对面家的女孩子,穿着蓝白的校服,在门前站着。
等着某某人来载她去学校吧。

我想起了,
9年前的自己。

第一天上中学,下午班。
穿着全新的校服,站在镜子面前。
“啊,我也长大了啊。”
阿嬷似乎很欣慰地看着我,那一天的午餐,也似乎地很丰富。

然后,有那么一点的紧张,
我总是对新环境感到不知所措,想着,
“好想装病不要上课喔”
最后,还是上了车,去了学校。

中学时,总是特别希望阿嬷能够亲自载我上下课。
有时甚至埋怨,在家也没事做,为什么不载下我呢?
现在,我多少也有点体会,那种要定时定侯载上载下的麻烦感,和车油钱。

阿嬷,对不起。
当年你已经载我到处去ST.JOHN的活动,
什么flag team练习啦,cooking team练习啦,meeting啦,还有各种各样的activities,
我还说你都不愿意载我上学。
真不懂事呐。

还记得,
每次,等待隔壁家载我上课的同时,
我只会做一件事,就是,
和我的宝贝Junnie玩一玩。
它最喜欢跑去屋子旁边的草地,然后身上沾了一大堆的草回来。
每次都要我帮它扫走草屑才可以进家里。
我最厉害的,就是一定都会和它说一番话,在上课之前。
有时它就静静地趴在那里,有时就跑去晒太阳,有时就呆在厨房等吃不理我。
不理我时,我就从屋子旁边,向着厨房后门大大声地喊:“Junnie~!”,
它就会露出它的头,吐着舌头地从厨房看着我,然后再缩回去。
当然,有时它会跑过来。
或者 ,特地从大门喊:“Junnie~!”,它就会从厨房大老远地跑过来,
给我搓两搓后,再回去厨房。
好可爱噢~!

两年后,换去上午班了。
每天早上都要七早八早起来,有时还真的赖床。
然后很匆忙地刷牙洗脸,怨恨自己昨晚怎么不收拾书包先。
下楼后,总会闻到一阵阵的milo香味,还有一粒hot dog面包摆在餐桌上。
阿嬷总是和我一起起身,为我泡了杯milo等着我,
因为她知道如果我晚了起床就milo都不泡就赶着去上课了。
习惯性地摸了摸Junnie的头,才甘愿走到tumpang的老师的家。

再一年后,
阿嬷不再早起来为我泡milo了,可能我开始有自己的房间后,
再也听不到我的闹钟声了吧。
一个人摸黑地下楼,还真的有点怕,虽然是自己家。
可是,
楼梯低阶,总会有一团灰黑的毛东西睡在那边,
每次看到它,我总会不由自主地笑了。
只是,扑鼻的milo香味,总是吸引不了它,
它都只会睡死在毛毯上,睬都不睬我。
阿嬷虽然不再那么早起来,
遇到我考试时期,也会特地起来烧张符冲水给我喝,
保佑我考试顺顺利利。
有那么一点迷信,却是我信心安心的来源。
只是,还是肥佬了几次。

最后一年,
我家Junnie不再睡在家里面,楼梯尾端不再有团毛毛等着我去叫醒它。
有一点寂寞呐。
外面的笼子对于它来说显得刚刚好而已,
不能进家里睡,是不是很寂寞?
我也很寂寞。

糊里糊涂地,
中学就这样过完了。

10年前的我,
你的中学生涯并没有很特别,也没有很多姿多彩。
可是,
放学回家都会有热腾腾的饭菜(有时是冷的=.=),和摇着没有尾巴的小东西等着,
也是一种小小的幸福,对吗?

时间飞梭,
现在回家,家已经人去楼空。
想见那温暖的笑脸,却也只能对着碑文上的照片述说着自己的近况。
想摸想搓那松松的毛发,才惊觉自己已经忘记那曾经烙印在心里的触感。

也才发觉,
她和它的最后一年,
我都没有在她们身边,
也没有想过要花时间陪在她们身边。
总是想着,
这么不幸运的事情没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所以,
10年前的我,
请把握任何的一分任何的一秒,
无时无刻地,
好好地陪伴着她和它。